•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寻宗探源

龚进军.寻根问祖,落叶归根

作者:龚进军   来源:龚氏网   阅读:3950   评论:0
内容摘要:自我幼小时,我就对家族之事特别感兴趣,奶奶n父亲经常给我讲,我就像在听故事一样,因为我年龄小,不懂事,只是好奇而已,所以经常问一些奇怪的问题,由于时间长久,我慢慢的长大,对这方面也有所了解,特别是对谱书,还有坟墓上面的字非常感兴趣又好奇,上学也对历史感兴趣。我记得很小的时候,我...

自我幼小时,我就对家族之事特别感兴趣,奶奶n父亲经常给我讲,我就像在听故事一样,因为我年龄小,不懂事,只是好奇而已,所以经常问一些奇怪的问题,由于时间长久,我慢慢的长大,对这方面也有所了解,特别是对谱书,还有坟墓上面的字非常感兴趣又好奇,上学也对历史感兴趣。

我记得很小的时候,我们姓的有一本谱书,但是这本书不是在我家,在我大伯那里保管着,用一个很好的盒子装着,我们称谱书为金丹布,他不拿出来给我们看,我们只是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常年放在香盒(我们称的香盒就是在中堂靠后面的墙上半腰有一个小平台,我们那里都是用来放香火用的纸,香柱,祭祖用品等,是个神圣的地方,各方神圣以及祖宗亲临的地方,我们平时用来祭拜,上面不可以放其他任何东西)上面,我特别向往好奇的想看看,找过几次没有结果,说我小孩子看不得,就这样把我拒绝回来了。

由于我家是清朝时从重庆涪陵迁到贵州遵义的,重庆涪陵哪里就不知道了,只是知道重庆涪陵龙塘子。可是那里还有没有人也不知道,祖迁进贵州后就没有联系了,所以我经常听父亲和大伯他们说,想去找到原迁出地,与那里的人取得联系,可是九几年的时候我们那里经济还是比较困难,交通也不好,详细地址也不知道是在哪里,无从下手,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这件事情一直放在那里,无人带头,老一辈取一直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那种心情,很难受,就像是遗失或者流浪的孩子渴望能找到自己家,能找到自己的亲人一样的感觉。

我在家读书经常听到他们提起此事,我都完全记在心里背得了,在我读小学快升初中的时候,我又去找过大伯,这一次他给我看了,可是,我根本就看不懂,连字都不认识,但是满足了我的好奇心,在我读初中了,学了一些古文了,想再次拿来研究看看时,没有了,由于我们家房子属于陈旧的老房子,房顶是瓦,天下雨漏水进去,没有注意保管好,腐烂了,真是遗憾。

所以这件事情一直没有人理,我出来打工,我也会经常想起这件事,直到公元2012年时,我侄女艳红告诉我,说我们龚姓有个QQ群龚氏家园5,问我要加入不,就这样,我开始走进龚氏大家庭,和大家进行交流,才慢慢的了解我们龚姓家族的情况和来源,后面的这几年里,我便加入了近百个龚氏QQ群,每天在各群里交流与沟通,大概的了解了龚姓来源和一些大体情况后,我便开始慢慢研究龚字的资料。

长期以来,让我想起我自家的谱,字辈,以及老一辈的心愿,既然我有这么多QQ群,可以联系全国各地的亲宗,这是个很好的机会,我决定,利用工作之余,开始进行寻根问祖,先在各QQ群里发出有限的一点资料,可是,一两年过去了没有结果,资料有限,无法下手,我开始查找书籍,打听,网络交流等等,各种渠道,以及把家里腐烂的谱书东拼西凑的组合起来研究,可是已经很烂了,基本看不清楚,找到一些线索但不大,困难比较大,但是,我没有放弃过,我相信早晚一天活有收获,就这样,我开始走上寻祖追宗的路。

寻找两三年无果,在我经过多方打听和地名的搜索,得到四川龚志强,广东龚艺华,重庆龚叔等以及其他亲宗的帮助,找到地名相似和相同的多方,但不肯定,我为了不留下遗憾,寻亲心切,在未告知家里人的情况下,我自己自费在2013年的3月从广东东莞坐车前往重庆的彭水县,南川县范围内的很多多方,在彭水县的龙射镇,海拔高,山大,雾大,人烟稀少,交通不方便,我一个人走在深山野岭,但是,没有能阻挡我寻亲的脚步,我把希望寄托的很大,开始最终没有能找到,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在艰难的寻亲路上很茫然也很有感触记下了我的心情:

孤身一人深山中,层层大山把路阻,两山之间雾连雾,春雨蒙蒙下不停,两山深处鸟鸣声,一条小溪哗啦流。

寻亲路上何问路,钱也空,肚也空,寻亲苦乐在心中,前无人,后无影,问祖追根不能等,举目望天好无助。

由于寻根未果,只有暂时先放弃,因为没有任何线索,无法进行下一步,也不好跟家里人说,再加上资金紧缺,只有返回南方东莞继续我的工作,为了生活,不能在这上面耽误时间更多,所以只能先放一放,待以后有足够的依据和可靠的信息以后,再去寻访。

时过不久,在2014年的春节,此时我在老家,我寻亲信息从未停止过在网络上发布,我时时的更新,我的寻亲信息一直的不停发布,可是没有结果,我当时在想,既然这样不行,我是不是该换一种方式呢?于是我又修改更新,分解寻找,缩小范围,逐一追溯,果然,此方法很有效,在2014年的正月十九的晚上,我先取得了由重庆亲宗龚叔提供给我的地址,经过仔细确认过后,目标锁定在重庆南川区的冷水关一带,因为家谱原记载地址为:四川东道重庆府,涪州长里上二甲,吊脚楼。所以我只是要确认长里上二甲,吊脚楼在何地就可以了,于是我联系了重庆地区负责人南川的龚首灿亲宗,也召集了家里是兄弟叔伯,我说明了我的想法和看法,他们都表示赞同,认可,于是我们组织一起六个人在2014年的正月二十的早上,前往南川,并且路上与龚首灿亲宗保持联系,

。我们到达南川近傍晚了,龚首灿亲宗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并安排了我们住宿,第二天早上我们前往目的地,龚首灿亲宗联系当地的村支书,经过确认,那里没有龚姓,此时我们陷入了失望和无助的僵局,可是龚叔亲宗告诉我的就是在这一带没有错,此时我们停留下来脚步想想下一步怎么走时,我们一起来的一位哥哥突然想起老一辈经常说是在涪州龙塘子,并告诉龚首灿亲宗,龚首灿亲宗说就在前面不远,倒是有个龙潭镇,不知道是不是我们所说的龙塘子,于是我们决定前去看看。

我们来到了涪陵区龙潭镇,我们沿途打听,确定了一个村庄,那个村确实有个吊脚楼,也有龚姓存在,当听到这消息后,我心中非常高兴和激动,隐隐的感觉的有希望了,大家都很高兴,于是我们下车前去村里打听,找到了姓龚的族人,龚成书和龚成坤接待了我们,我们告知我们的目的后,他们非常热情和款待,,我叙述了我祖迁出地点和时间,名字以及字辈,龚成坤告诉我,确实是这个地方,我们找对了,并把他们族谱拿出来对照比对了,完全符合,我们顿时欢呼,我激动得不知所措,心情是无比的……..。我简直是无法用什么的词来形容我当时的心情,龚成坤说:曾经他们也试图组织过想找回迁出了支系,由于种种原因,最终没有完成愿望,没有想到,我们居然找过来了,很感动。

我们经过短暂的交流,龚成坤带我们去看了祖坟,以及祖宗居住原地址,并且我们拍照留影,同时也复印了谱书,随着夜幕的降临,,龚首灿亲宗是百忙之中抽空带我们来的,我们耽误太久,于是我们决定离开,下次我们重新组织家里所有人,再次重新隆重拜访。

我们返回到南川县城,得知龚小平在附近教书,于是联系上他并见面交流,一起共进晚餐,我们在热情,欢笑和幸福的晚餐中活跃的交流,晚餐结束后,我们相互道别离开,带着喜讯急着赶回家里报喜。家里所有人当知道我们成功的找到了,十分激动并欢呼着,激烈的讨论着。

我祖从重庆迁进贵州近300年,几代人们心里的挂念,我独自自费没有经过家里任何人的帮助和同意之下,花费几年的时间和部分金钱,尽我个人力量完成了大家的心愿,我感到很骄傲和自豪,也很荣幸能为家族做了点事,感谢祖宗的保佑。

我的寻租追根信念来自于家里老人心愿和家谱腐烂之根本,也来自于阅读有关于各相关龚氏资料,阅读了湖南龚春湘的源流史,给了我许多启发给斗志,使我有足够的信心和耐心去寻租根源,一个人,一个民族,不能数典忘祖,不能忘记自己的祖先,不能忘记自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不能忘本。所以中国有句俗话,叫作:知源达始,返本归根,或返本报始,寻根问祖,落叶归根。

何以为人、应念祖根、因祖有德、以繁今日、祖德余荫、当代鸿福、长念祖德、泽佑后代、人不敬祖、实无代德。

经过我寻根问祖的经历,要想追溯根源,十分不容易,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物

力,金钱还有时间,能找到的实属不易,未能找到的需要继续努力,加油,我尽我个人力量,能有什么帮助大家的我会全力以赴。极尽所能的帮助大家完成心愿,同时我也感谢各宗亲对我的帮助。

下图为龚首灿以及龚成坤等其他长兄叔伯和我们的合影:

龚进军.寻根问祖,落叶归根

龚进军.寻根问祖,落叶归根

龚首灿和龚成坤的交流:

龚进军.寻根问祖,落叶归根

图为德仲公坟墓:

龚进军.寻根问祖,落叶归根

                                                                                                中华龚氏网络管理委员会版主进军  整理 

                                                   2016.12.23

   
龚进军.寻根问祖,落叶归根 声明:龚氏网独家内容无授权禁止转载,部分文章来源互联网转载,如需撤稿请于站点顶部留言。

标签:进军  落叶  归根  寻根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