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各地公益

新化最美伯父

作者:龚柔艳   来源:龚氏宗亲网   阅读:1918   评论:1
内容摘要:新化最美伯父:年近古稀仍起早贪黑拼死干农活,一心只为治愈侄儿尿毒症贺集光 20157 18新化县圳上镇新泉村6组有这样一户人家:一家三口人,上有93岁的老母需要照顾赡养,下有24岁患尿毒症的花季少年需要长期医治,而挑起这样一副生活重担的人,居然是一个年近古稀只会干农活疚灞@先恕...

新化最美伯父:年近古稀仍起早贪黑拼死干农活,一心只为治愈侄儿尿毒症

贺集光  2015 7  18

 协作:氏网创始人龚国林

新化县圳上镇新泉村6组有这样一户人家:一家三口人,上有93岁的老母需要照顾赡养,下有24岁患尿毒症的花季少年需要长期医治,而挑起这样一副生活重担的人,居然是一个年近古稀只会干农活的五保老人。

201576号,笔者一行在新泉村一位好心人的带领下,实地采访了这位让人感动与崇敬的“坚强”庄稼汉——新化最美伯父龚德友。

 

少年身患尿毒症,贫困家庭雪上加霜,古稀伯父依旧是家庭主劳力

 

76号下午,接连几天阴雨之后,太阳露出久违的笑靥。我们一行来到新泉村6组半山腰最后的一排竹林中,和煦的阳光下,看见一座破烂不堪经年失修的泥房子,一个老妇人正在走廊的一口土灶前跌跌撞撞地“忙碌”着,这房子就是花季少年尿毒症患者龚洵梅和他的伯父龚德友共同的家,而这个“忙碌”的老妇人,正是龚德友93岁的母亲陈仁香,自龚洵梅患病以来,陈阿婆时会这样精神失常。

平心而论,这里的景色还不错,周围是郁郁葱葱的树木,新鲜的空气从绿色的树叶间钻出来,抬头可见灿烂的天空和飘渺虚幻的云朵,平眼望去,一座座红砖绿瓦的洋楼在身旁欢呼雀跃。在宁静的时光中,还不时有清脆的鸟鸣声从歌舞升平的空气里蹦跶出来,像在免费为我们弹奏天然悦耳的曲子。

但我们没有一丝喜悦的心情!在这么美丽的画图前,龚德友一贫如洗摇摇欲坠的家,竟是如此地不配合不协调不争气不接地气,它像一个不识趣的猥琐的乞讨者倦宿在那里,仿佛存心要糟蹋这份和谐与美感。他的家与其称是家,还不如说是一个原始的洞穴在给他们遮挡生活的风雨,抵御野兽的侵袭。里面除了凌乱地堆放些破旧的农具,柴禾,牲口的食草,还有挂在栏杆上寒碜破旧的衣服,就只剩下因常年不见天日而独有的那份潮湿阴冷与黑暗,颓败得没有半点的生机,真像是一幕不忍直视的“人间惨剧”,格外令人窒息。更让我们无比压抑和充满沉沉悲哀的,是这个贫困的一家三口,原本即将成为家庭新“门柱”且又是龚家唯一的“香火”——花季少年龚洵梅,却在4年前就身患尿毒症,让这个青黄不接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70高龄的龚德友不得不依旧成为家庭主劳力,苦扛着这份责任继续顽强而又艰难地前行!

 

家庭剧变:弟弟去世,弟媳改嫁,伯父毅然为侄儿撑起生活的大伞

 

当龚德友和我们一起坐下来时,老人沟壑似的皱纹和灰暗苍茫的眼神便像一道挥之不去的鞭影,清晰地在我们眼前舞动着生活的沧桑。但心直口快的老人还是用比较平静的语气向我们述说了侄儿不幸的遭遇。

2001年,龚洵梅迎来了人生的第一场暴风雨,他的父亲龚德朋在山上掰竹笋时意外地摔下来,不久便撒手人寰。肝肠寸断的龚德友强忍着悲伤的泪水,牵着年幼的侄儿,亲手掩埋了这个比自己小了14岁的唯一的兄弟。年轻力壮的弟弟突然离世,让原本拮据却不失欢乐与温馨的家瞬间坍塌,随后,因为耐不住家的清冷,孤独,贫寒,失去了生活主心骨的弟媳执意改嫁他乡,而龚洵梅作为龚德朋唯一留下的根被留在了龚家,继承香火。不到短短1年的时间,因为接连的变故,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这样被命运的魔掌无情地拆散了,破碎了,童年的龚洵梅仿佛从天堂掉入了地狱。

这一年,龚洵梅年仅10岁,龚德友55岁。

从此,伯父龚德友义不容辞地为失去父母双亲的侄儿撑起生活的大伞,在一次次的艰难困顿里为他倾注自己的心血和希望,叔侄二人情同父子,相依为命。而在龚德友省吃俭用与百般的呵护与疼爱中,小洵梅像正常的农家孩子一样生活,学习,一天天地在快乐着长大成人。

 

厄运再次来袭,为治侄儿尿毒症,伯父年近古稀拼死拼命干农活

 

转眼时间就到了2008年。俗话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已经过了17周岁生日的龚洵梅不忍心看着60多岁的伯父仍在为自己呕心沥血,积劳成疾,于是,只读了一年高中的他便不顾伯父的坚决反对和校方的极力挽留,就主动辍学回家了,与村里的一些小伙伴们一道,怀抱美好的梦想南下广东,从此,开始了自足自立又飘忽不定的打工生涯。3年间,他上过流水线,当过建筑小工,到过长沙,去过河北,2011,他又来到深圳富士康公司作了一名质检员。为了帮伯父减轻家里的负担,懂事的龚洵梅一直在外面努力打拼,饱尝生活的艰辛而从不向伯父诉苦。

然而,厄运再一次向龚洵梅袭来了!在深圳富士康公司年底的一次体检中,他被发现得了慢性肾炎引起的尿毒症,随后在长沙湘雅医院被无误确诊!

听到这个消息时,年迈的龚德友惊呆了,他的头顶,无异于又响起了一声晴天霹雳!

为了给侄儿治病,这个坚强的老汉再一次用他柔弱的肩膀为龚洵梅挑起生活的希望,他一边忙着向亲朋好友借钱应急,一边又千方百计忙着靠自己的力量赚钱,放牛,喂猪,没日没夜地干农活,这些都是这个庄稼汉唯一能想到能做到的赚钱方式。他用这样本分而又笨拙的方式,一分钱一分钱地为侄儿填补高昂的医疗费。

起早贪黑,披星戴月,一心为了治愈侄儿的病,4年来,在农活中沉浮的龚德友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古稀老人,忘记了自己的身体需要休息,自己的身心需要放松,忘记了给生活中的自己添一缕丝添一根棉,甚至忘了人间的酒和肉是怎样的滋味!

而在最多的时候,这个古稀的老人,就靠自己的一双手和一些简单原始的农具,拼死拼命地耕种了10多亩别人荒弃的农田,即便是一个年富力强的劳力,也无法想象这么繁重的劳动量!

 

简单的愿望不了的心愿:我若老去,谁会为侄儿举起生命的火把

 

在和龚德友短短的相处中,我们发现,这个在生活中习惯了沉默的老人,身上却散发着金子般的金贵品质,一股似曾熟悉的味道在久违中重新回到我们的视野,那么亲切,温暖,朴实得让人感动与流泪!

这是一个有孝心尽孝道的老人!龚德友说起自己的母亲时,他愧疚地说,他没有尽心尽力地去照顾老人家,特别在最近的几年里,因为自己忙于农活,母亲走路时没人搀扶,一天跌倒34次,想起这些,他凄苦的心就碎了。

这是一个懂得感恩的老人!龚德友说起自己的三个妹妹,都是农民,家中条件都不是挺好,为了侄儿,一个一个都尽力而为,却没有半点的抱怨与推诿。特别是大妹,两口子靠编织鸡笼子,鱼杠,竹筛等小竹器帮侄儿赚钱治病;说起村里的好心人龚小丰,龚志雄,他们带头为侄儿捐款,筹钱,雪中送炭,一次又一次,费尽了心思;说起龚洵梅胃出血时,自发组织商量安排,最终确定各自资助1000元的12个年轻的表姊妹;……,他对所有帮助过救济过他们的父老乡亲亲朋好友铭记于心,如数家珍,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这是一个淳朴得能照见灵魂的老人!当他告诉我们,龚洵梅的父亲即他的弟弟龚德朋是一名退伍军人,曾为保卫祖国参加过自卫还击战时的那份腼腆;当我们突然造访他有些凌乱不宜招待客人的家,他一边忙着给我们搬凳子,一边又忙着拿扫帚打扫卫生时一脸的羞涩和歉意。其实,他的内心那么干净,清洁,不染势利与世俗的尘埃。即便在生活的夹缝里弯腰,屈膝,他心里依然有一条清白正义的敞亮之路供自己的灵魂行走!当然,无需他解释,我们也能理解他几十年一路走来的艰辛与不易。

诚然,这是一个内心细腻充满温情的老人!他对侄儿龚洵梅无微不至的关怀胜过了孩子亲生的父母,7旬的他依然清楚地记挂着侄儿的生日(19914月初4),特别说起自己的侄儿龚洵梅,爱看书,喜欢写文字,尤其对历史人物的谙熟在村子里无人可及时的那份短暂的自豪和喜悦,他真诚的脸上洋溢的都是浓浓的休戚与共的亲情,都是血浓于水的拳拳牵挂与眷念!

然而,这更是一个值得我们大家去敬仰和帮助的老人!这个朴实无华的庄稼汉,现在,他只有一个最简单最温暖的心愿:他一心想在有生之年能治愈好侄儿的尿毒症,能给他翻建新房,能帮他讨上老婆传宗接代,这样就能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兄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他说他不怕苦不怕累,就怕自己突然有一天就老了,留下还在病床上的侄儿无依无靠。“我真的不敢想象这一天”,老人缓缓地说完这句话时,我看见他浑浊的眼里布满了无助的泪水。

采访结束时,龚德友老人一再地向我们深表谢意,并祝福我们好人一生平安。而我们要真诚地祝福所有的好心人都会好人有好报,都会有圆满的结局。这一声祝福,当然也是真心送给这位古稀老人唯一珍贵的礼物。我们期待龚洵梅早日康复,用他的孝心,去侍奉这位不是父亲胜似父亲的最美伯父,让他安享晚年,长命百岁!因为,唯有用健康的身体和生命的奇迹,龚洵梅才能最大地回报自己的伯父这一份金子般沉甸阳光般温暖悠长的人间亲情!当然,我们更虔诚地期盼这个深陷在困境中的家庭,所有的一切都能慢慢地好起来!

是的,一切都会好起来!好运,龚洵梅!好运,龚德友!好运,中国!我们怀抱深情地祝福,祝福欣欣向荣的祖国和人民,一定好运,安康,幸福!

新化最美伯父

这是龚德友老人和退伍后的兄弟龚德朋一起修建的房子。2001年,龚德友就在这里亲手送走了自己年轻力壮的唯一的兄弟,从此,赡养母亲抚养侄儿的重任就落在了这个五保老人柔弱的肩膀上,而这个家,从4年前侄儿龚洵梅患上尿毒症的那刻起,全家所有美好的希望和憧憬瞬间崩溃,化为泡影。他们在一天天滑向贫困和破碎的深渊,在痛苦与绝望的征途苦苦泅渡与挣扎。

新化最美伯父

头戴斗笠佝偻着身影的老人正要出门,被我们的突然到来停下了脚步。他,龚德友,这个起早贪黑只会干农活的五保老人,虽然比共和国的年纪还大4岁,却依然是这个农村家庭唯一的全劳力。为了能多赚点钱让侄儿的病痛早点好起来,他一人忙着放牛,喂猪,最多的时候,独自一人耕播收割10多亩农田,这么艰辛繁重的劳动,不是常人所能承受与力及的。此刻,我们泪花闪烁,满怀敬仰,多想喊他一声:老父亲,停下来吧,让我们陪您好好休息一会。

新化最美伯父

说起年迈的母亲,病重的侄儿,远去的兄弟,自己的花烛残年和不可预知的未来,除了心里隐隐的疼痛和敬意,我们只能默默地品读坚强的龚德友老人一脸的沉重和迷茫。而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心底里悄悄为他祝福,祝福新化最美伯父龚德友,从此能装着一车一车的爱心与希望,告别阴霾与艰辛,在党和政府广袤温暖的阳光下,昂首挺胸,阔步向前,朝着幸福的梦境,和我们一起继续赶路!

新化最美伯父

这位颤颤巍巍的老妇人是93岁的陈仁香奶奶。她生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龚德友,因为小时家贫,没有娶妻成家,但上苍给了他一颗善良博爱的心。小儿子叫龚德朋,曾是祖国的优秀儿女,参加过自卫还击战,2001年,这位时龄80的白发母亲送走了43岁的小儿子。10年以后,英雄唯一的儿子龚洵梅又不幸患上尿毒症,全家唯一的希望之花面临枯萎,急火攻心的陈奶奶从此便有些精神失常。采访那天,龚洵梅因胃出血在新化人民医院抢救,正在化疗中的彭勃执意把自己的爱心送到陈奶奶手中。200块钱,不是太多,但我们都能读出这位自患胃癌中晚期的农民画家沉甸甸的情意!我还要告诉大家,我们这一次的公益采访,也是由彭勃夫妇这对爱心人士倡议和发起的,在此,我们衷心祝福这位好心的草根艺术家早日康复,宏图大展,把生命和艺术的道路走得更宽更远!

新化最美伯父

几只不修边幅的蚂蚁忧心忡忡地在龚德友黑暗潮湿的洞穴前短短相聚。活着的每一天,他们每个人的心中或许都会装着简单的梦想走在路上,无论成真与否,他们习惯陪着身边的亲人和朋友,在同一片黑暗里一起寻找生活的阳光,食物。偶尔,用温暖微弱的火花相互鼓励,搀扶,彼此照耀。这群卑微的蚂蚁天生缺少舞台,缺少资源,缺少优裕,更缺少尊严与关注,但他们在自生自灭中从来不缺坚强友爱,不缺淳朴善良,不缺内心的火焰与光亮。他们拥有一个共同而又古董响亮而又羞涩的名字,叫“中国农民”。


新化最美伯父

在这里,画家彭勃是最亮的一抹绿色,他是圳上农民的骄傲!我真诚希望这个朴实的“明星”,振臂一呼,会呼唤出更多好心人为花季少年伸出援手,让更多的光芒和温暖来照耀这个贫穷病痛的家,让龚德友老人也能在有生之年畅想美好的未来,感受人间的温暖。愿这份迟来的希望和温暖不仅属于年迈的母亲,属于坚强的自己,更属于年轻的侄儿!

在这里,我深深祝福所有的好心人都有好报,祝福所有怀抱“希望”和“美好”的人们梦想成真,更要虔诚地祝福龚洵梅早日康复,用他的花季年华和青春梦想为年迈的亲人营建生活的港湾。龚洵梅,许多的彭勃叔叔阿姨们都将为你加油,呐喊,躺在病床上的你,相信一定会重新振作起来,感受到新生的力量!

最后,让我们在祝福声中再一次为农民兄弟点赞:古稀老人龚德友,新化最美伯父!美丽的中国梦,走你!

 

有一种亲情叫春蚕到死蜡烛成灰

——《新化最美伯父》采访手记

贺集光  2015 7  12

协作:龚氏网创始人龚国林

 

亲情究竟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呢?

好心人,倘若在以前,你非要这样执著地问我,我还真的无法通俗透彻地回答你这个既抽象又古老的问题,而今天,我会毫不犹豫且满怀忧郁地回答您,我的朋友,亲情是一种艰辛的生活状态,它是一条吐尽最后一缕丝的春蚕,它是一根发着光亮却即将化为灰烬的蜡烛,为了心中的那份爱,他们总是心甘情愿毫无怨言将自己的生命毫不保留地奉献给最爱的人。

好心人,圳上镇新泉村6组的龚德友老人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们就是从这个年近七旬的庄稼汉身上,找到了这个最完美最闪亮的答案。老人现在的生活状态实在让我们揪心,让我们心痛,但他的所作所为却是那样高大,清晰,宽广,时时沁润并震撼着每一个人的肺腑!让我们的心海,一次次,为他——新化最美伯父升起由衷的敬意!

好心人,我们去采访龚德友老人的当天,事先没有预约,已经身患尿毒症4年多的侄儿龚洵梅,几天前又因尿毒症并发导致严重胃出血在新化人民医院抢救没有在家,我们没能当面听到侄儿对伯父的那份感激。但回家后我和龚洵梅的一次通话,让我久久不能平静,他在电话的另一端柔弱且满怀内疚地对我袒露心声:“我的伯父为我操碎了心”!好心人,这话虽然简短,朴实,像微风轻轻吹来,却一字一字雷霆万钧地印在我的脑海!好心人,我相信你,这一刻,伯父与侄儿,付出与感恩的隔空对话,两个淳朴的心灵一定会让你我的眼里噙满泪水!

好心人,那天从龚德友家中走出来的时候,我的内心不知是收获了太深的悲哀还是太多的感动,我连自己都无法掂量和判定。但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在一路的纠结中,我的心始终在坚定地为不幸的龚洵梅感到庆幸!一个从小失去父亲,失去母爱的孩子,却因为伯父这份浓得化不开的亲情而让关怀与疼爱在自己身上永远没有离开与遗失!伯父用他粗糙的手掌和一颗流血的心为他缝补着开始残缺的童年,一直延续到身患重病的花季,不离不弃,从未间断,这一份感天动地的情怀,对龚洵梅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与幸福!

好心人,我的朋友,龚德友是一个平凡的人,现在用来描述他身份的词语可以有许多:古稀老人,五保户,庄稼汉,农民……是的,每一个词语都不光鲜华丽,每一个词语都代表着弱势与渺小,然而,叠加的它们才是他真实的写照!也才让他伟岸的精神与伟大的品格更加有血有肉地显现在你我的面前!

好心人,你可知道?正是这个普通传统的中国农民,用他羸弱衰老的铁臂,苦撑着一个摇摇欲坠破碎不堪的家;是他用圳水河柔情的水和熊山质朴的泥土,默默地为“亲情”二字竖起屹立不倒的丰碑;是他用头顶的烈日和身上的汗水没日没夜劳作的时光为“大爱无言”,“血浓于水”做了铿锵有力的注解和掷地有声的诠释!更是他,垂垂暮年,执锄为剑,独自迎接生活的风雨,独自挑战命运的獠牙,孤军奋战伤痕累累而从未放弃!我的亲爱的朋友!!

是的,好心人,廉颇也有老去的一天。当龚德友还强撑着风烛残年的身子骨为侄儿挣来一分钱一分钱的医药费而没有倒下去的时刻,当他在93岁的母亲和24岁的尿毒症侄儿之间来回奔波颠倒忘了自己也是一名古稀老人的时候,当他满怀信心和梦想一心要为侄儿治愈顽症而又力不从心欲哭无泪的时候,……太多无助的时候,作为社会和大家庭的一份子,现在的我们又该为这样伟大的老人这样贫困的家庭去分担些什么?为躺在病床上一天不如一天的花季少年能重拾生活的信心和希望去忙碌些什么?我想,我的每一位有良知有爱心的朋友都会用一颗同情怜悯的心去认真思索,都会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去做出回答!好心人,我们的朋友,请你斩钉截铁地回答我,他们一定会这样去做,您说是吗?

 

 

农民画家彭勃,自患癌症依然不忘伸出援手,呼吁社会各界用爱心拯救花季少年

贺集光  2015 7  6

 协作:龚氏网创始人龚国林

7月6号,天刚放晴,农民画家彭勃和他的夫人方招花女士就来到了圳上镇新泉村6组——新化县最美伯父龚德友的家中,特意为尿毒症患者龚洵梅奉送自己的祝福和关爱,并呼吁社会各界伸出援手,用爱心拯救这个在贫困和病痛中匍匐前行苦苦挣扎的家庭。

龚洵梅是一个命运多舛的农家孩子,10岁时父亲去世,随后母亲改嫁,2011年底,尿毒症的病魔又缠上了这个年仅19岁的花季少年。当一次次的变故和不幸降临在龚洵梅身上的时刻,是他的伯父,一个年近70的五保老人在不离不弃地陪伴他,照顾他,支持他,用质朴的亲情与大爱为他撑起了一小片成长与生活的天空。

彭勃夫妇是较早听闻这则感人故事的知名人士,他们一直很牵挂龚洵梅的病情,更为最美伯父龚德友的行为深深感动与敬仰。身患胃癌中晚期的彭勃不顾自己还在化疗中的身体,坚持要和妻子一道,亲自把自己的爱心与祝福送到他们的手中,给他们鼓励与信心。

农民画家彭勃出生贫寒,从小没少吃苦受累,顽强不息的他通过自身的努力与打拼,现已成为集诗书画三位一体的省级艺术家和最美追梦人,2014年10月被检查出患胃癌中晚期并接受化疗。彭勃坚信:众人拾柴火焰高,他真诚呼吁社会各界伸出援手,用爱心拯救花季少年。彭勃说:“每人给龚洵梅奉献一粒火种,他们的生活就不会寒冷。每人为龚洵梅传递一份爱心,就能帮他挺过生命的难关”。

新化最美伯父

协作:龚氏网创始人龚国林 /龚柔艳

了解更多家族资讯,关注龚氏订阅号,请扫描二维码
声明:龚氏网独家内容无授权禁止转载,部分文章来源互联网转载,如需撤稿请于站点顶部留言。

标签:龚洵梅  伯父龚德友  龚德朋  新化最美伯父  阳光  
相关评论
慈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