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龚氏内地

东晋龚侯墓发掘考引

作者:编辑部   来源:龚氏宗亲网   阅读:7502   评论:1
内容摘要:一龚氏网湖南分站GONGQQ.COM(信息员龚桥学)独家专稿2016年6月2日,在各地龚氏宗亲QQ群、微信群中传递一篇《汉寿县一工地发现东晋时期龚氏古墓》的报道,全文:“据汉寿县电视台报导:在该县聂家桥乡茶铺村一施工工地发现一座东晋古墓,这是该县有史以来发现的第一座晋墓。全长4....
氏网湖南分站GONGQQ.COM (信息员 龚桥学) 独家专稿 2016年6月2日,在各地龚氏宗亲QQ群、微信群中传递一篇《汉寿县一工地发现东晋时期龚氏古墓》的报道g全文:“据汉寿县电视台报导:在该县聂家桥乡茶铺村一施工工地发现一座东晋古墓,这是该县有史以来发现的第一座晋墓。全长4.5米,高2.45米,宽2.1米。是湖南省至今为止发现的为数不多的晋墓,该墓为砖石结构墓。四周砖石大小不一,多有铭文,也很清晰。据铭文记载该墓距今一千七百余年,墓主姓龚,是祖孙合葬墓。据现场考古人员介绍:能数出来的铭文砖有345块。有文字记载砌在墓里的,是湖南省到目前发现最多最全的墓,铭文砖拼在一起,类似现在的《墓志铭》,铭文砖上清楚的记载墓主生前为东晋州从事,相当现在市政府副秘书长。从墓葬判断,墓主官虽不大,但家底殷实。”
报道字数不多,但对龚氏族人来说内容十分重要,一旦考实,极可能成为目前发现最早的龚氏先人实墓。为此,中华龚氏历史文化研究院高度关注,立即与湖南省汉寿县文化局取得联系,协调就近指派龚氏历史文化研究人员参与“龚侯墓”的发掘考古工作,以期第一时间了解和掌握相关情况。
6月3日清晨,湖南益阳龚桥学宗亲在“中华龚氏宗亲联合会首届代表大会群”中,发了题为《汉寿县聂家桥乡茶铺村五组大岭上东晋墓》的报道,详细将“龚侯墓”发掘考察的有关情况作了阐述。具体内容如下:
汉寿县聂家桥乡茶铺村五组大岭上东晋墓
今年4月,汉寿县在修建汉(寿)德(山)大道时,于聂家桥乡茶铺村五组大岭上取土场推出一座砖室墓。我们前去进行了调查。墓前端甬道部分被推毁,后端顶部及后壁上部也局部推毁,但券顶尚未垮塌。墓早期被盗,在施工过程中又局部推毁。随葬器物不存,仅采集极少青瓷片。该墓最重要的发现是墓砖上有许多铭文。
墓坐北朝南,方向159°。现存部分平面呈长方形,砖室券顶。土坑墓壁残长810、宽310厘米。砖墓外部残长530、宽310、高290厘米;墓内残长490、宽208、高245厘米;砖壁厚40~50厘米。墓壁下部直壁部分以三顺一丁砌成,距底118厘米以上平砌,135厘米处开始起券(图一、图二)。
东晋龚侯墓发掘考引
东晋龚侯墓发掘考引
墓砖共有三种形态:普通长方形平板砖、长方形斜边砖(一侧厚一侧薄)和长方形楔形砖(一端厚一端薄)。墓内许多墓砖上都有铭文,铭文为模印阳文,少数印于墓砖的一挡边,多数印于一侧边。铭文砖有多种,许多是相同的,但相同内容的铭文砖也并非都是同模所印。印于一挡的文字均为“龚侯”二字,其余印于墓砖一侧。现能见到的铭文砖共345块,但实际数量应远多于此。据初步整理,其铭文内容共分两组:(图三~图五)
东晋龚侯墓发掘考引
东晋龚侯墓发掘考引
东晋龚侯墓发掘考引
第一组据初步辨识有9种铭文(以原字形繁体记录):
    1.晉州從事郡察孝不就武
    2.晉州從事郡察孝不就武陵漢壽
    3.龔道安咸康二年歲在丙申時閏
    4.咸康二年歲在丙申時閏八月十日
    5.歲在丙申時閏八月十日不
    6.八月十日不祿於武昌三年五月作此塼
    7.祿於武昌三年五月作此塼
    8.作此塼塟於祖新都府君墓西側
    9.塟於祖新都府君墓西側
    该组铭文砖除第二、三两种之间暂未发现衔接关系外,其余铭文均首尾衔接。由此便可组成一句完整的话:“晋州从事、郡察孝不就、武陵汉寿龚道安,咸康二年岁在丙申时闰八月十日不禄于武昌,三年五月作此砖,葬于祖新都府君墓西侧。”前两种砖铭文虽与后面无衔接,但据文意无疑应属该组,而且应位于该组之首。否则作为独立的一段铭文其语句是不完整的。
    第二组为独立的两种铭文:
    1.龔矦
    2.武陵龔世羣墓
    墓砖除有铭文者外,余均为素砖,无其他花纹。
    从两组铭文砖的内容分析,所涉及的墓主人有两个:龚道安和龚世群,因而推测这有可能是一座合葬墓。第一组铭文表明,龚道安葬于祖父墓的西侧。这似乎表明在该墓的东侧还有一座墓,但其东侧已推平,在推挖的过程中并不见有砖室墓。由此推测,所指可能为同墓中的西侧。惟有如此才能解释铭文中另一人名——龚世群的存在。准此,则龚世群为龚道安之祖。有可能祖孙俩死的时间相距较近,或祖父先葬,龚道安死后又修此豪华宽敞的墓将祖父骨骸迁葬于同墓中。当然这只是据情理推测而已。或曰龚世群即龚道安,一为名,一为字,姑存一说。
     关于该墓的年代,铭文记载非常精确,墓主人之一龚道安死于(即“不禄于”,“不禄”为死的委婉语)咸康二年(336)闰八月十日,咸康三年(337)五月造砖修墓。咸康为东晋成帝司马衍时期。为东晋早期。
    由第一组铭文所组成的一段文字包含了后代墓志铭的主要元素:墓主姓名、籍贯、生平、卒、葬日期、地点等,只缺生年和寿岁。不啻一篇言简意赅、表达方式特殊的墓志铭。
    龚道安为武陵郡汉寿人。《晋书•地理志下》:“武陵郡,汉置。统县十,户一万四千。临沅、龙阳、汉寿、沅陵、黚阳、酉阳、镡城、沅南、迁陵、舞阳。”1武陵郡即今常德市,然而汉寿县则不是今天的汉寿县,应为秦至西汉时的“索”,位于今鼎城区韩公渡镇的城址村。但可能包含今汉寿的局部地区,有可能聂家桥一带属当时汉寿县所辖。今汉寿县当时称“龙阳”,可能包括今沅江县的部分地区。
    龚道安生前曾任晋州从事,“从事”约略相当于今之办事人员一类稗职。郡(应指武陵郡)府曾意欲对龚道安察举孝廉而任官,而龚却推辞了。这里明确记有“晋州”一名,无疑在东晋或西晋时存在这一区划名称,然而检索《晋书》,全书不见“晋州”二字。“晋州”一名最早出现于《魏书》,《魏书•地形志上》:“晋州,孝昌中置唐州,建义元年改。治白马城。”2则北魏于建义元年(528)改唐州为晋州,时当南北朝中后期。《隋书•地理志中》:“临汾郡,后魏置唐州,改曰晋州。”3王仲荦《北周地理志》曰:“晋州,治怀宁”,又“怀宁,今安徽潜山县梅城镇。”4北魏和北周的“晋州”位置并不同,而晋代的“晋州”位置何在,尚待考证。
    该墓的发现对于研究晋代历史以及东晋墓葬形制、丧葬制度等无疑有着重要价值。
注释:1.(唐)房玄龄等撰:《晋书》卷十五第456页,中华书局,1974年。2.(北齐)魏收撰:《魏书》卷一〇六上第2477页,中华书局,1974年。3.(唐)魏征等撰:《隋书》卷三十第851页,中华书局,1982年。4.王仲荦著:《北周地理志》卷六第545页,中华书局,2007年。
“龚侯墓”属于国家级文物理应受到保护,只因修建“汉德大道”施工过程中被施工人员发现,幸好报告及时才使古墓不失考古价值,遗憾的是墓中物件此前也被盗一空,对墓主及其家族世系之考造成了严重的影响。“龚侯墓”的抢救发掘再次警醒龚氏族人,古墓类文物是不可再生的珍贵资源,它对传承和研究家史具有不右替代的作用,龚氏家族类似文物少之又少,加强保护和合理发掘利用刻不容缓。以后遇到类似事件时,每一位龚氏族人都有责任、有义务在第一时间向家族组织直至“中华龚氏文史研究院”报告,以便及时采取措施援救。
“龚侯墓”随着“汉德大道”的建成将从世人的眼中消失,但是,龚侯留下的诸多谜团有待我们大家去解开,东晋时期的晋州在哪里?龚道安和龚世群是什么关系、其先人和后人分别在哪里?“龚侯墓”附近还类似的龚氏古墓没有?

中华龚氏历史文化研究院
2016年6月3日
了解更多家族资讯,关注龚氏订阅号,请扫描二维码
声明:龚氏网独家内容无授权禁止转载,部分文章来源互联网转载,如需撤稿请于站点顶部留言。

标签:东晋龚侯墓发掘考引  东晋龚侯墓  东晋龚氏  东晋龚  龚侯墓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