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诗词歌赋

龚万仙:治水

时间:2019-04-07 15:22:10   作者:龚万仙   来源:龚氏网   阅读:9149   评论:0
内容摘要:一东海龙王闲得无聊,便开始埋怨管辖的领地不够宽;他暗喑地想,老子要天下第一、我要争霸世界。他抬起步走出龙宫,喽啰们紧跟着,接着便是前呼后拥。一路上,只见到处是鱼群、虾群挤得水泄不通。一阵阵恶臭扑鼻,看似也没有垃圾异物,其实是众呼吸而产生的其臭无比。老龙王刚把手伸往口边,想捂住又放...


         东海龙王闲得无聊,便开始埋怨管辖的领地不够宽;他暗喑地想,老子要天下第一、我要争霸世界。他抬起步走出龙宫,喽啰们紧跟着,接着便是前呼后拥。

        一路上,只见到处是鱼群、虾群挤得水泄不通。一阵阵恶臭扑鼻,看似也没有垃圾异物,其实是众呼吸而产生的其臭无比。老龙王刚把手伸往口边,想捂住又放下来,始终不失大雅;一行人并住呼吸绕道而行。转了一个弯,眼前是礁石凸起的假山,龙王便立刻登了上去;龟承相送上望远镜退下,那阵势就近那些鱼儿都只有斜视,唯恐伤命。空气与水蓝里发黑。

王国如此窄小,是该扩张了。龙王想。

        远方水和天连为一体,分不清哪是边。他从龟承相手里拿过地图,铺在石板上,指了指“这里,就是这里”。一股热气从鼻孔里喷成四十五度角的锥柱。

         是个好地方。龟承相补了一句。

        回到龙宫,命所有人都退下了。他一屁坐上龙椅,半闭着眼打起他的如意算盘来,虾兵蟹将们在殿外候着。

        龙王沉思半刻,突然站起:“不行,不行,此时陆地上连连久旱,十个太阳晒得龟裂,后羿正在缴灭呢,何1占优势,待等夏至出兵才是。”一时打消了念头。

 

      

        且说,猎人后羿很是焦急。烈日烤着大地,方圆几百里的大小动物躲在洞里不敢出来,连鸟也没见一只;这样下去,整个部落都无法生活。他决定消灭那些不该出现的太阳,长长地吐了一口怨气。便吩咐造箭师,抓紧铸造大批大批的箭。天地间定会有一场恶战。

       第二天,羿老早就站在山顶;晌午时分,他一手挞箭拉弦,嗖的一声,只见天空掉下来一团火球。羿再放箭时,八个太阳都穿梭躲闪,直到傍晚,他已精疲力尽暗暗骂了声。妈的,我决不放过这班妖精,等着,一定要把你等收拾干净;于是,跨上马甩了两鞭飞快返回家中。

        第三天,仍然激烈。双方虎视耽耽,战了不知多少个回合难分胜负,羿有些泛力且战且退,待他退一步,对方进一步,直到正午,对立着各自喘息。再战,渐地物影子拉长伸向东去,他们对调了阵地对应着,太阳们的金针使下去堆积成山;后羿的箭象鸟巢般横七竖八积得老高。黄昏靠近,那些妖孽们退到西山上空,没有了刚才的气势,摆着几张羞红的脸。

           羿大吼道:妖孽往哪里逃。

那声音震起天地摇晃。突然,嗖的一声箭出去了。只见得霹雳一闪,雷鸣般巨响,火光四溅,泥石和血肉横飞,染红了半边天。一个太阳陨落,她的姊妹们也趁机一溜烟没了影踪。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照旧开战,愈战愈勇,也只是黄昏才罢休,且一天比一天少了一个,直到天上只剩一个。羿原本想全射掉,此时,穹顶之下黯然失色。忽然听得空中传来喊声:

“后羿——!后羿——!别再杀了。"

耶!女娲娘娘。羿明白。

松了口气嚷道:"孤且留了你,但是,从此以后你得配合雨露滋润生灵,永生永世……也罢。”

        汗水从山上淌下山来。羿背起箭筒,纵身跃马,原路返回。一路上鸟儿欢叫着,花草树木,随着晚风轻盈的挥舞,仿佛在迎接将军凯旋归来。


        若干年后,听说女娲娘娘,派人收拾后羿射日的战场。将金针银针暗器,搬到了珠穆朗玛峰,永远雪亮。后羿的那些箭呢,太重太粗埋在地下。不知多少亿万年,人们开采出各种丰富矿藏。

 


           侵略者不失于本性,从水域把铁蹄踏上陆地。

           东海、黄海,长江、黄河时常泛滥成灾,看来老龙王称霸天下,实在等不及了。便派一支先锋,神不知鬼不觉地涉远探查,这批是不齐心的鱼龙混杂的间谍,未必训练有素;这时,黄河岸连连雨水,百姓焦头烂额。一樵夫趁雨歇赶紧去崖边砍柴,好去市上卖,不然实在无炊米了。

       这崖上树木繁茂,半壁上横绕着雨后乳白色的浓雾,似一幅古色古香的画卷,画卷里响起了樵夫抡斧砍柴的声音,和枝叶盈盈的抖动。突然,远处传来涨潮轰鸣,他抬头雨一颗颗箭一般坠在脸上,于是他闪进了石檐下;河水卷起浪涛汹涌澎湃,由上至下而去,浪涛里传出一个声音:

         “将军,这儿可登陆”。看下去是一队虾兵。

樵夫并住呼吸,注视着一切动向。

         "是的,你们看这炎夏物产丰富"。领头的蟹将似乎馋得吞口水。

轰!唰!一卷巨浪击中岸石,几个长枪兵想上岸顺手牵羊,疏不知浪头没翻过,回转来碰个半死,其余的趁水而溜。雨停了,水消了不少,樵夫走下岸看个究竟。近前,一虾兵躺在沙石上奄奄一息,见有人来便哇啦哇啦,声音很细微是在求救。这一切樵夫看在眼里听得真真切切,他心里明白,量你也耍不出什么花招来了,那嘶断断续续的哇完,也就断了气。樵夫转身一口唾沫:

"呸!你娘的活该,老天爷有眼,害人精是没一个好下场的"。

       他回到家中十分焦急,也不敢告诉别人。这是关系国人生命财产的大事呀!第二日便起程去告诉尧帝,兴许会得些奖赏以缓温饥。

       帝殿前左右两只大鼓,他心里嘀咕这不是告状,自然不用敲鼓,也要不失礼节,心里咚咚直跳。壮胆子跪下大呼:

        "小民有要事禀告,求见帝王"!声音有些发抖,自然是害怕。

尧帝慈悲宣进了。堂下何事啊?话音带有和祥。

此时樵夫心也平静了些,颤颤巍巍地说出了所见所闻:“小民,我不敢狂言"。又一叩头。

       尧帝吩咐赏些子儿退了朝。就这样他也慢步走出殿门,才昂起头兴匆匆地回了家。

        于是,决定由鲧担起整治重任。

         


       尽管年年修堤筑坝,仍遭水患,尧也渐渐老去,直到他儿子舜接替。

        朝堂下众肃立着交头接耳,待舜帝发旨,瞬间又哑口无声,低着头活象秦始皇兵马俑,连呼吸声也听得到,没有人吭声。早晨的空气远远地穿过大堂,透着清新,带有晴天的气息,似乎夏天就站在门外。

        台上舜发话了:“年年水灾,我的子民们咋办,鲧,治了这几载不见起色,反而洪灾愈加猛烈,今罢了你职永不录用。”他很是恼火。

         沉思片刻:"众卿说说,谁能担起抗洪救灾之职啊"?

        众臣又议论起来,只大禹沉思着。他向前走了几步,拱手躬行道:"臣有奏。”

       所有人把目光转向了禹,又一次寂静。看来他是胸有成竹了。禹是鲧的儿子,父亲爱罚自然要挽回这面子

     “哦,禹卿道来听听!"帝喜出望外。

      禹把怎样治冰,需要的材料、多少劳力、时间都一五一十地说完,然后退到一旁,众人愕然将信将疑。黄帝反倒象是有了指望道:"尔能担此重任?”

         "为了领土为了家园,就是上刀山下火海臣愿意分担!”

         "去吧,都去准备吧!舜帝说。

         但这个夜晚,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想:此行任务坚艰巨,又刚新婚,况大事不能耽搁,条件非常苦,鸡鸣时终于眠了一下。吃罢早饭一行人带上工具,粮草上路了。

     

         重山峻岭,水路茫茫,再不能走父亲的老路子,失败乃成功之母。他涉上高山,看着蜿蜒曲折的江河,河沿几乎没有泥土,更不用涚草木,人走在岸边也是毛骨悚然,惟恐卷入浪涛。

        再回到营地,已日落月起。食罢,召集众人各诉己见:"头,开山凿石坝垒得山高,兴许能挡住。"此人天生一幅大嗓门,看上去憨头大脑的,还是把劳动能手。

        “历来不就如此么,谁还有不同想法?”禹道。

        又一番七争八议后,各自入窝。静谧的树林和那些个窝棚发出粗粗呼噜声,唯独那月亮在高空清莹的荡漾;禹走向江边,脚下好象有什么东西瞬间抚过,低眼细看浪尖端站着个怪莫怪样的小东西,伸出两条长长触须。似乎有话要说,然而又痴痴的仰望着他,也许是害怕眼前这位臣人吧。禹蹲下身,小东西后移了几步,触须缩放自如,随时准备逃。但又慎定了下来。突然,耶小东西发声了,虽不是圆润,一半清晰一半朦胧。

      "你是说开河挖渠,沟通水畅?"禹将信将疑。

      "嗯嗯"。那东西不见了。

       大大小小的水怪吵吵嚷嚷涌过一波又一波。

几声鸟鸣将他惊醒。

       "对!开河挖渠。”禹大声说。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哪里有水患就去哪里。各地劳力五大三粗的、年劝年长的,都投入了治水运动中。他们都是赤脚,腰间裹着一块兽皮,头发蓬乱,工具简单,干起活来很猛;竟管是如此还是治标不治本,夏季一来洪水时常泛滥。禹煎熬到霜发满头,虽然未曾归家,算来儿子已是少年,他想在儿子接任之前制服那东海老怪,自言自语地道:定将尔食其肉,寝其皮。下定了翻江倒海的决心。

        话说东海龙王哪肯罢休,得知消息禹设了无数障碍物,浩浩荡荡地由西向东猛扑而来,导至黄河缺堤,人间一遍汪洋。这回震怒了禹,他双手拿举起一千八百斤的镐头,一个纵步踏向江心,使劲扎下去,正中龟承相背脊,痛得他把头缩回壳里忙喊"救驾”。

        江心出现数里方圆的漩涡,东海老怪也趁机溜了。但那缺口无法补,还是漫进田园,惨不忍睹,狼迹一遍。禹一手抓起一座山搭下去,一会儿就不见影子,再扔……再掷……,扔了一个多月的山,水面不再是蓝色的了。他差人去向南海借测水仪,观音菩萨也被感动,亲赴现场。禹奇怪了,为何什么都没带,直愣愣地看着她。只见观音菩萨抽下簪子,用指一弹直射江中,在场的人仰望水面露出的簪花,高入半空。此时她将手一伸便收了回来道:"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唉!就这样走了。“

          禹不懂也不想明白。继续吧!生命不止、使命不弃。事未了人已老,他行动渐渐迟缓,常言道:老子未完成的儿子做,儿子完成不了孙子接,世世代代传承下去。转眼是该儿子接替的时候了,禹想:使命就是生命,该献出的时候到了。他枯瘦如柴,看来是不堪一击,声音还宏亮:

        “我来看看,这垮了垒,垒了又垮何时是个啊!"他叹了口气。

        禹让众人离远点,然后虎跃而起,两臂张直推倒了几座大山,挡在堤坝上。顷刻间水退去大半,缺口是小了不少,看样子来年也会涨上来的。他站在叉口处向后一仰横躺下去,两腿一收头和膝化着三座山渐渐隆起,上身也凸起来五个山头漫延开来,甚是惊人。三山五岳就形成了。

        舜也死了  。

        后来,人们追称禹为水神。当他的孙子,孙子的孙子继任时,世泰有些动乱,争权夺利,腐败自私,奴役人权产生了。有了自私自利自然就有贪婪、忌恨。兴修水利银两不到位,官为主民为奴,奴隶就象秋风中的野草——任人宰割身就发抖。

        水神之后裔共,因治水功,曰:功,合共功氏。后是龙继任,由于争夺难免结仇,轮遭追杀,为此躲逃。又各路诸侯分裂,乃十六国时共功氏不复存在了。其实,他们早已把共和龙合成姓,繁衍八方,爱国守家。再后来秦始皇统一中国,他们部落早便枝繁叶茂,遍布神州各地。再后来,谁知道呢?只有他们清楚,一代接一代,历史书上有不完全记载。至于再后来,德在传、人永驻,事情也就是个传说。


简介:笔名霞霏霏,曾用名风雨独行,实名万仙。重庆市酉阳县丁市人,桃花源诗社会员,重庆诗学会会员。喜欢玩文弄字,诗词歌赋,散作发于网络,诗刊。

 

龚万仙:治水

 

责任编辑:龚进军

2019.4.7

 

龚万仙:治水

 

了解更多家族资讯,关注龚氏订阅号,请扫描二维码


声明:龚氏网独家内容无授权禁止转载,部分文章来源互联网转载,如需撤稿请于站点顶部留言。


标签:治水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