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湖南专栏

龚氏一篇《祭母文》

时间:2018-02-03 10:14:18   作者:编辑部   来源:龚氏网   阅读:9638   评论:0
内容摘要:百善孝为先我龚氏一篇《祭母文》值得大家一阅 龚氏湖南仙洞一支涟源.伏口,我龚氏家族一位孝子写给母亲的祭文,此文可以看出旧社会的黑暗,可以看出这位宗亲对母亲离开无比痛心,人生离不开老病死的自然现象,希望宗亲节哀!——龚国林 龚杰。 公元二0一七年农历十二月十八日,四男国凡谨具......

百善孝为先我氏一篇《祭母文》值得大家一阅

 

    龚氏湖南仙洞一支涟源.伏口,我龚氏家族一位孝子写给母亲的祭文,此文可以看出旧社会的黑暗,可以看出这位宗亲对母亲离开无比痛心,人生离不开老病死的自然现象,希望宗亲节哀!——龚国林  龚杰。   

 

    公元二0一七年农历十二月十八日,四男国凡谨具香烛炬帛、时馐清酌、一切不腆之仪,哀泣祭于母亲大人之灵前,吊之以文,叩泣曰:


    公元二0一七年农历十二月十四日二十二时,我最敬爱的母亲大人不幸驾鹤西去,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离开了您至亲至爱的儿孙们。儿是肝肠寸断,犹于晴天霹雳,没想到母亲大人走得这么快,这么匆忙,没有等到和在外面工作的儿孙女们做最后的吩咐、最后的告别。大地默哀,仓天垂泪,白莲带孝,青山含悲。从此再也见不到您的音容,再也听不到您的谆谆教诲,从此阴阳两隔!我的娘啊,我的母亲大人!


    回想母亲的一生,是含辛茹苦的一生,是勤俭持家的一生,是辛勤养育儿女们的一生。母亲大人生于一九二三年农历十月初四,享年九十五岁。养育五男二女,五代同堂,一共差不多有80人。母亲大人是一个功德圆满之人,可谓福寿双全。

呜呼我母,生于乱世,三岁死娘,从小寄养在外婆家,没进过学校的大门,十四岁当童养媳。二十岁与婆婆分家时只分了一口锅,二把锄头,土砖当凳坐。后面建了两次房,加上七八年那一次,总共建了三次房。父亲因很早在煤矿脚受伤,没有在生产队出工,只在家打打杂,家庭生活的重但全部落在您那柔弱的肩膀上,由您撑起这个九口之家。在那个年代,没饭吃,没衣穿,七个嗷嗷待哺的孩子看着您,问您要吃要穿。特别是二阳三月,是青黄不接的时候,您只好硬着头皮到处借,借了上餐没下餐。借粮食你去得最多的地方是回水湾根兴、付兴、大舅母、姨妈家,您出门总带上一块包巾,您出门后儿总在门口盼着您早点回来,有时天黑了见您还没回来,儿好担心,担心您在涂山排上回来时有点怕,儿现在问您,您当时到底怕不怕呢?请您回答我,我的母亲大人啊!在金盘村去的地方是华山奶奶、根人婶婶、莲花婶婶家,您每次去很少空手而回,因为您是一个讲信用的人,有了粮食就及时还上。在此我要衷心感谢他们对我母亲及全家的关怀及帮助。


    母亲在生产队要出工,因为这个家没有主劳力,所以要多做点工分,不然的话分不到粮食。五十年代去漆树、万寿为大队担谷。辛苦一天之后回家要洗衣、做饭、带孩子、喂猪、喂鸡。我记得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喂过一段时间的猪婆,遇到猪婆发仔时,母亲在猪栏门口一守就是一个通宵。母亲吃过的苦可想而知,我这位伟大的母亲具有坚强的意志,顽强的毅力,男子汉的气魄,逢善不欺,逢恶不躲,刀子嘴,豆腐心。遇到讨米的、要饭的您要留他们住,给他们吃。只可惜没读过书,我现在常常责怪外公,为什么不送我母亲的书,哪怕送一年二年也行。虽然母亲没读过什么书,但算起数来,算的清清楚楚,别人欺负不了您。



    在那个非人的年代,什么都没有吃,母亲吃的是树皮、草根、石姜、(腻)子 。把我们七子妹拉扯大已经够不容易的了,您带了一代带二代,甚至三代。94年7月您在我家枫坪(打)住的时候,没有一个月,闹着要回来,要回来带孙子(女),说不放心。您还带过外孙、外孙女,春珍、红民、望江都在您这里带。母爱就是这么伟大,衷心感谢您的养育之恩,您的恩情似海深,永远也报答不完。

 

   不知道是七几年,在一个寒风刺骨的冬天,您穿着棉衣、棉裤纵身跳入不知深浅的新塘里,救起跟您有意见的龚卧龙之女,而且您自己也不识水性。在更早的时间里,也是在冬天,您以同样的方式在自家门口的塘里救起过邻居龚建忠之命。您不顾自己生命安危、舍己救人的英雄壮举永远值得儿学习,是儿的楷模。

您苦送儿书,儿之所以有今天,主要是您的功劳。回想起来,您每次出门借学费的背影还历历在目。您常教导我,不读书,就是只猪。儿记得在读初中时和村里面的一个同学一起逃学,您就亲自跑到学校找到班主任,把班主任老师请过来作我的思想工作,当时我在山里看牛,没见到班主任老师,但班主任老师留了一张字条。儿回来后,你就把字条给

我,说班主任来了。我看了字条,字条是这么写的:国凡同学,你如果不去读书,你会后悔的。我第二天就去了学校。如果不是您这么执着鼓励我读书,我也许就在家当一辈子农民。没有您,就没有儿的今天。儿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当儿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您是多么的高兴!母亲大人,感谢您,感谢您的养育之恩,感谢您的送书之恩,感谢您的教导之恩!

在年老的时候,母亲大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求回报,儿孙们看到您年纪大了,想给您请个保姆,来伏持您,来给您做饭、洗衣。您总是说:我现在还动得,硬是哪天动不得了再说,你们赚一块钱也不容易。在我的印象里,您一共摔了四次跤,第一次是小时候,把上嘴唇摔破;第二次是2003年,摔成轻度脑震荡,在娄底住院,医生说,您的器官相当不错;第三次是2015年,摔断股骨头,在涟源人民医院住院,92岁了,还可以做手术,没过多久,您又可以自己做饭,还喂鸡。第四次是2017年农历三月,这次是摔断雌骨,没办法动手术,只住了一个星期院您就要求回来。您再也没有站起来过,躺在床上差不多11个月。您是个闲不住的人,躺在床上是多么的难过,儿不是不想送您去治疗,而是治不好。

 

   世上没有不散的筵席,我最怕的那一天,想不到就在今天来临,母亲大人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农历12月14日11时,儿接到电话说您讲不了话了,儿来不及带任何东西就匆匆忙忙赶回家,来到您的床前,喊我的娘,儿回来了,您张开嘴巴,喉咙里轻轻发出“啊,啊,啊”的声音,您当时还是清醒的,只是说不了话。儿给您买的新衣服、新鞋子都来不及穿上,我的母亲大人!您真的离开了我们吗?没有,您的音容刻在儿的脑海里,您的笑貌印在儿的心坎上。您前世是个好人,来生还是个好人。母之恩泽,永萦儿心。儿在这里有诉不完的恩情,有诉不完的衷情,娘吃过的苦几天几晚都诉不完。今生缘分已尽,但愿来世再续母子情,儿一定好好孝敬您。儿无法表达对您的感激之情,只好赋诗一首,以寄托儿对您永远的哀思。

                                                    祭母诗

今日与母永相别,

音容时刻记心中。

欲尽孝道已无缘,

阴阳阻隔情难诉。

晴空化作倾盆雨,

青山无云春雨湿。

追忆往事难回首,

一生辛勤命多劫。

苦送儿书未负您,

深恩未尽悲儿郎。

庇佑后代兴发达,

千秋万载永昌荣。

             

母亲大人九泉之下安息!天国之上欢乐!尚飨!

                       四男龚国凡泣奠于丁酉年农历十二月十八日

 


责任编辑:龚杰





了解更多家族资讯,关注龚氏订阅号,请扫描二维码
声明:龚氏网独家内容无授权禁止转载,部分文章来源互联网转载,如需撤稿请于站点顶部留言。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