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络资讯

“大风厂事件”重现,武汉贪赌毒村长余红元仍挥霍逍遥

作者:编辑部   来源:重播新闻网   阅读:9404   评论:0
内容摘要:要问今年哪部剧最火,恐怕无片能及《人民的名义》。片中由大风厂拆迁工程扯出一起官商勾结的腐败案件,为观众津津乐道。艺术总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影视剧中贪官奸商统统落网的结局令人拍手称快,现实中却不乏涉案人员逍遥法外。武汉市跃进村“贪赌毒”书记余红元就是这种典型例子。余红元照片,脸......

要问今年哪部剧最火,恐怕无片能及《人民的名义》。片中由大风厂拆迁工程扯出一起官商勾结的腐败案件,为观众津津乐道。艺术总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影视剧中贪官奸商统统落网的结局令人拍手称快,现实中却不乏涉案人员逍遥法外。武汉市跃进村“贪赌毒”书记余红元就是这种典型例子。

\

余红元照片,脸上满是因长期吸食毒品诱发的麻豆

6年前的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跃进村村官集体受贿案震惊武汉全市。跃进村改造项目是2010年—2011年武汉城区内面积最大、离市中心最近、地理位置最好的城中村改造的项目,到2017年5月,该地段商品房平均价格已达25000元一平米。余红元时任武汉市江岸区跃进村村委会副主任,作为当年诸多案件的重要从犯,其贪污受贿的犯罪行为在判决书中被确认,却因所谓“举报有功”的理由未被起诉,甚至官复原职。江岸区纪委迫于压力,时隔2年才将其开除党籍。但余红元仍继续担任武汉跃进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总经理,甚至继续升任跃进村村委会正主任,依旧贪污、受贿、打人、赌博、吸毒,在当地兴风作浪,无所不为。

疑!邻村土地成交价相差20亿,暗箱操作压低地价

对跃进村的村民而言,2010年11月27日恐怕是他们的一场噩梦。那天,长江日报第二版刊登了《武汉市挂牌出让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公告》,其中就有跃进村两块土地被挂牌的信息,而公告发出前,绝大多数村民对村里土地被挂牌出让的事情丝毫不知。一个月后,跃进村两块面积总共为29.61公顷的土地就被武汉星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18.22亿元的超低价格拍下。

这次招拍挂流程中,存在三个疑点,直指跃进村当权者与开发商沆瀣一气坑害百姓。

疑点一,跃进村土地出让信息公告前,绝大多数村民毫不知情。此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村民的组织法,在没有得到大多数村民认可的基础上就自行决定下一步工作。据跃进村村民透露,当时为方便暗箱操作,武汉跃进集团有限公司仅通知了20多个村民股民参加跃进村“城中村”改造会议,且通过一系列高压违法的方式,威逼到场的20多位股民通过表决。

\

跃进村界图

疑点二,2011年3月3日,与跃进村相邻的新春村两块总面积为27.42公顷的土地以36.52亿元的价格成交,与跃进村两块地的成交价竟相差18.3亿元。从面积来看,跃进村两块拍卖土地的面积还要比新春村两块土地的面积多出2.19公顷。从时间来看,两个村公开招拍挂的时间差距并不大。而最主要的是,从武汉市土地交易中心官网公布的四个地块基本情况及优势可以看出,两村在地理位置优势上也是处于同一水平线,都是凭借临近三环线,拥有便捷交通及区域优势。

而关于跃进村土地以超低价成交的因由,武汉市江岸区官方给出的解释是,由于跃进村两块地在公开招拍挂过程中没有别的开发商参与竞价,所以是以底价成交的。而记者查阅2010年武汉市房地产检测报告发现,该年份武汉市江岸区房地产市场正处于逆袭疯长的黄金期,这样的良好前景下,竟然只有一家开发商参与竞拍,显然有点不合情理。

疑点三,原本与跃进村签订“城中村”改造协议的是武汉锦城房地产开发公司,但不知为何,最后摘牌的却是这家武汉星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记者随后调查了这家以超低价拍下跃进村两块土地的神秘公司的关系网络,发现武汉锦城房地产开发公司与武汉星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股东结构真是环环相扣,难舍难分。而他们的背后都有湖北星海集团的身影。

  地块名称

  总面积

  成交价

  挂牌成交时间

  跃进村P(2010)173号地块

  29.61公顷

  18.22亿元

  2010年12月28日

  跃进村P(2010)174号地块

  新春村P(2011)010号地块

  27.42公顷

  36.52亿元

  2011年3月3日

  新春村P(2011)011号地块

而知情人士透露,湖北星海集团参与到跃进村“城中村”改造与跃进村村委会主任彭友清、副主任鲁三元和余红元等人有密不可分的关系。那么这三人现在都在哪呢?

惊!村干部集体腐败, 余红元却未被刑法追责

在城中村改造建设期间,跃进村的村官们先后身陷囹圄。

2010年11月28日锦城房地产公司与跃进村签订城中村改造协议书约一周后,武汉市纪委将村委会主任、党总支书记、跃进集团董事长彭友清,村委会副主任鲁三元、余红元双规,后彭友清、鲁三元因犯受贿罪、非法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职务侵占罪被判刑,余红员未被公诉。

2011年11月,跃进村原党总支专职副书记代方辉、原党总支委员姜福元因犯职务侵占罪被查,后被撤销党内职务。

有知情人透露,进行城中村改造前期方案策划工作的,正是彭友清、鲁三元、余红员、代方辉和姜福元等人;后因利益矛盾,余红员想取而代之当一把手书记,便揭发了彭友清、鲁三元。

2011年11月29日,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跃进村村官腐败案件,判处时任跃进村村委会主任、党总支书记彭友清有期徒刑十一年,判处时任跃进村村委会副主任鲁三元有期徒刑六年。而当年诸多腐败行为的主要参与者余红元却未被追究刑事责任。

根据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1)武刑初字第00302号第3页列举的职务侵占罪所示,2007年至2010年期间,彭友清、鲁三元伙同余红元,从跃进村(跃进集团公司)下属的几家公司套取116.38万元人民币并予以侵吞,“其中被告人彭友清分得人民币39.5万余元,被告人鲁三元分得人民币38.5万余元,余红元分得人民币37.5万余元。”以及“2008年春节前,被告人彭友清、鲁三元及余红元经商议后,通过虚增工程款的方式从村集体帐上套取人民币41万元,具体由被告人鲁三元及余红元经办。事后,被告人彭友清、鲁三元及余红元每人分得人民币10万元……”

相关法律专家分析认为,彭友清、鲁三元、余红元利用职务之便,分别非法占有49.5万余元、48.5万余元、47.5万余元,从三人贿款基本均分足见余红元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余红元是独立的犯罪行为,并不存在受彭友清或鲁三元的指使,余红元犯罪行为的危害程度和严重程度不亚于彭、鲁二人。

但不管是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还是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中,均没有提到对余红元的刑事处罚,也未给出相关理由,仅表示“另案处理”(见(2011)武刑初字第00302号第2页)。时至今日,我们仍未看到那个“另案”是如何处理的,只看到余元红终于如愿以偿升职为跃进村村委会主任、跃进集团总经理,身居高位,风光无限。即使考虑到余红元作为污点证人有立功表现,也不该是免去全部刑罚,这不符合我国刑法的量刑规定。

\

\

判决书第1页、第3页

2016年,鲁三元刑满释放后被开发商返聘,负责跃进村另一块地段的拆迁工作,但地位已远远不及余红元。想当年,他与余红元同级为跃进村村委会副主任,如今余红元已是跃进村村委会的正主任兼跃进集团总经理,而鲁三元却只是拆迁工作的负责人,据知情人透露,鲁三元现在没有官职,对余红元只能是敢怒不敢言。而彭友清现在还在狱中服刑,其直系亲属表示,当年村官集体收受贿赂案的事情,余红元在其中扮演着十分关键的角色,绝非余红元所说的自己也是受害者的形象。

记者查阅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书及武汉土地成交信息等资料后发现几个重要的时间点,两位村领导干部倒台后,余红元或许成了最大受益人。

第一个时间节点是2010年11月。11月28日,也就是在官方公布包括跃进村两地块的《武汉市挂牌出让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公告》的隔天,武汉锦城房地产开发公司迅速与跃进村签订了“城中村”改造协议;而刑事判决书中彭友清本人及证人彭三清都提到过11月底听到有人举报彭友清和鲁三元受贿的“风声”。这个举报人就是余红元,而余红元选择这个时间举报的行动值得推敲,他是否是在等时任村委会主任的彭友清拍板签订“城中村”改造协议的时机?

第二个时间节点是2010年12月。12月28日,武汉星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18.22亿元的低价拍下跃进村的两块土地,而蹊跷的是,12月24日,彭友清和鲁三元已被检察院羁押,不可能主持这次交易。也就是说,这次交易最终是在余红元及其他成员的手中成交的,那么钱究竟进了谁的腰包呢?看着开发商赠予余红元的豪华座驾,答案不言自明。

\

开发商赠送给余红元使用的豪华车

叹!持枪持棍暴力强拆,受害村民至今仍未康复

跃进村当权者以暴力左右民意已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2010年11月27日刊出挂牌公告后,几百名义愤填膺的村民聚集到武汉市土地交易中心,想用群众的呼声阻止此次违法掠夺村民股东的非法摘牌。然而,土地交易中心调集的百多名防暴队员却挡住了群众的去路。同时,各个出口涌出一群群黑恶势力人员把守,来对付手无寸铁、懦弱无助的村民。随后,后湖街领导和跃进村董事会余红元等人也粉墨登场,威逼村民回家。当天摘牌活动出师不利后,他们又放话威胁:明天摘牌,谁再敢来阻止,来一个抓一个。这阵势,《人民的名义》里惊心动魄的大风厂拆迁夜都比不上。

在当权者的威胁下,土地走上摘牌拍卖的轨道,彼时的村民只有互相安慰,好歹还有拆迁补偿款,可以重建家园。然而随后公布的拆迁补偿处置方案刷爆了村民的下限。当时,同在三环线内,同一地域东西方向只一路之隔的姑嫂树村,最低的拆迁补偿价格是2580元/㎡,部分区域的补偿价格能达到3500-4000元/㎡,而跃进村定出的价格是350元/㎡。后来由于群众的不断上访投诉,这一价格上调至1100元/㎡,但仍与邻村相差甚远,因此很多村民依旧拒绝拆迁。

\

跃进村村民拒绝拆迁后递交给政府部门的联名申诉书

2014年12月7日,村民姜义雄正在国外,突然接到家中母亲的来电,说江岸区塔子湖街、跃进村、跃进集团及其聘请的拆迁公司出动黑社会人员上百人,动用挖土机3台,暴力强拆了其家中所有房屋。据姜义雄说,他们家几代人全靠房屋租赁过生活,当时开发商给出的补偿条款完全不合理,所以就一直不答应,没想到拆迁公司竟然趁家中无人坐镇,进行暴力强拆。

事后,姜义雄向湖北省国土资源厅申请公开政府信息,(第20150104号)答复书显示:“江岸区五段上村36号房屋,位于三环线以南,姑嫂树路以东,中环物流市场以西上村地段内。经核实,该房屋所在地快没有《选址意见书》《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审批意见。”在随后的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第(20150163)号答复书、武汉市江岸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编号[2015]5号答复书中,均明确指出,姜义雄家屋所处地段还未进行过项目核准或备案,不存在挂牌公告、公式结果,也没得到建设用地许可。可是,这块地却被跃进村联合开发商、拆迁公司三下五除二给铲为平地,严重程序违法。

\

姜义雄站在被强拆的自己家门口前,控诉黑恶势力

\

姜义雄的信访笔记本详细记录自己信访受到的不公正待遇

无独有偶,2012年5月2日,江岸区城管局三中队队长柯鉴带领30多名城管人员,手持棍棒冲进村民贺冬枝的门面房暴力驱赶租户,当场用棍棒将贺冬枝的手打断,多位在场村民被打伤。2012年8月30日,贺年桥在回家路上无故遭到跃进村拆迁人员的殴打,被其他村民解救后,贺年桥第一时间报了警,可没想到,警察却以“何某被故意伤害”的莫须有罪名将贺年桥刑事拘留27天。该年12月27日,拆迁队伙同当地黑恶势力竟持枪强拆。混乱场面下,贺年桥被拆迁队的人用洋镐敲倒在地,并遭十余人围殴,最终面部骨折和脑部损伤,至今仍未完全康复。凡此种种,令百姓叫苦不迭。

怒!余红元“贪赌毒”却身居高职,是有关部门失察还是蛇鼠一窝

诸多欺压事实下,众怒难平的跃进村村民拿起了网络舆论的武器,一时间,网上铺天盖地出现很多曝光贴,扒出余红元身为地方官员与企业高管的多宗罪。其中吸毒、赌博、贪污赫然在目。

根据知情网友爆料,2011年入夏以来,武汉遭遇连日暴雨,在全城百姓都在忙于排涝自救之际,余红元却例行双飞澳门豪赌。这一次,他又和往常一样,输掉了200多万。至于余红元吸毒的事在当地更是人尽皆知,甚至不用从别人口中探听,仅凭余红元终日蜡黄憔悴满脸麻豆的皮肤状况,就能知道这位“瘾君子”的故事。余红元的事迹还惊动了权威媒体,人民网就曾发表文章《武汉江岸区一村官退赃60万再上岗》称:“在其(原文指余红元)退赃60万元后,又重返领导岗位,继续吸毒、继续赴澳门狂赌、继续贪婪。”

后来碍于物议如沸,余红元不惜花费数十万元找人删帖,如今,网上能搜到的关于他劣迹的报道已为数不多,甚至把照片也删了个干干净净。

\

蓝色上衣者就是余红元,他又换了一辆价值一百多万的路虎车

那么,如此一个行为劣迹斑斑,鱼肉百姓,甚至用钱封锁舆论喉舌的人,却还身居高职,掌管一方百姓命运,究竟是各主管部门的一时失察,还是狼狈为奸?

“余红元的关系很厉害,我们当时举报也没用。”彭友清之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的说法似乎印证着第二种可能。

一问时任江岸区纪检委书记的王佑香。新华社曾就余红元官复原职的情况采访了时任武汉市江岸区纪委书记的王佑香,视频中王佑香称不存在“官复原职”的说法,而是组织上让余红元回到岗位上把他没做完的事继续做好、做完。而余红元回归领导岗位后做的事却狠狠的打了这位替他说话的书记的脸,难道所谓没做完的事就是吸毒、赌博和贪污吗?

二问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江岸分局局长叶忠元。在贵局主管地界上,跃进村的“城中村”改造项目存在明显的程序违法,还公然出现对未被挂牌土地强制拆迁的违法事件,而群众诸次上访投诉,却从未对跃进村作出处理,反而任由后续商业开发?

三问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祝华及当年案件的审判长余汉平,所谓对余红元的“另案处理”如今进展如何?为何当时彭友清和鲁三元均被判刑,与他们受贿金额不相上下的余红元却迟迟未被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记者:王伟)

原文链接:http://www.zhongboxinwen.com/xinwen/zixun/871.html

了解更多家族资讯,关注龚氏订阅号,请扫描二维码
声明:龚氏网独家内容无授权禁止转载,部分文章来源互联网转载,如需撤稿请于站点顶部留言。

相关评论
精彩推荐